博瑞空间-全球智能无人机领航者

中文

媒体报道 | 新闻动态

无人机企业博瑞空间:论如何连续被北斗导航、三一集团、思维列控投

2016年12月23日 15时03分

博瑞空间是一家致力于行业应用无人机(区分于消费级)的初创企业,创立于2014年6月,已经连续被三家知名上市公司产业投资,分别是北斗导航投了天使轮、三一集团投了Pre-A轮、思维列控投了A轮,能连续获得三家知名上市公司投资,并且拒绝了投资机构的财务投资机会,在我的印象中,这种初创型企业屈指可数。
博瑞空间CEO冯伟明
 
冯伟明是山东人,81年,在人工智能以高精尖技术男创业圈子中,他是为数不多非技术出身的CEO,毫不掩饰,冯伟明是一个精力充沛到有点过度的创业者,昨晚1点到深圳,接近4点睡觉,早上9点洽谈事务,到了下午4点半,在接受采访,全程毫无倦态,这可是已经创业2年半的创业者。
 
在媒体的报道中,曾用“匪气”、“杀气”作为冯伟明为人处事的标签,而这些他都欣然一笑,既没有拒绝,也没有反对。
 
我们不得不相信,有些人就能够做出一些超越自己能力的事情,有人归类为背后关系、有人归类为节奏把握准、有人归类为技术本领够硬、有人归类为性格因素,有人归类为意外偶然,不过,冯伟明的案例或许说明上述的要素可能是同时满足的情况才能做出超越自己能力的事情。
 
博瑞空间是在2014年6月创立的,联合创始人包括从事传媒工作的冯伟明、唯一中国籍的CUPA Fllow 和 GPU 运算领域的首席科学家周斌、阿里巴巴大区域销售总监吴经天,读者肯定好奇有两点,冯伟明有怎样本事能够把如此精准的人才吸引过来?为什么 CEO 是冯伟明而不是周斌呢?
博瑞空间CEO冯伟明、博瑞空间CTO周斌、博瑞空间CSO吴经天
 
冯伟明和周斌、吴经天是中学好友,在2014年山东同乡聚会中把计划一说,从思考到调研市场、分析对手,最后决定跳出来创业,有半年的挣扎期。在国外的商业案例中,并不提倡几种模式,第一,创业团队是夫妻档、第二、不应该跟亲戚创业、第三,不应该跟好朋友创业,冯伟明团队犯了第三点。
 
在国内,百果园的创业模式是夫妻档,所以我们先把第一种排除,潮汕人创业都是兄弟创业模式,我们再把第二种排除,那么第三种有成功案例吗?
 
产业投资的负责人是很聪明的,这种关系是逃不过他们法眼的,冯伟明分析,他做过住宿、传媒等生意,他知道商业所有之争不外乎利益,朋友特点是包容性,但是自己的个性是直来直去、该骂就骂、不藏掖。
 
在团队管理中,这种“不包容”的个性却是克服了朋友“包容性”的创业缺陷。另一方面,企业分裂根本矛盾来源于利益之争,他认为做生意多年已经掌握合理分利的秘笈。
 
回归现实,他认为也是无奈之选,摆在面前的是如此合适、优秀的伙伴,外面挖也不一定能挖到,由于是好友关系,磨合成本基本为零,这个就是巧合。
博瑞空间CEO冯伟明
 
爱好搏击、散打运动的冯伟明认为,自己的个性跟拳击是类同的,拳击运动需要瞄准时机,果断出拳,遇到更强的对手反而越兴奋,只有将对手击倒才能结束,这种人格特征优点是:抗压能力强、有猎人般的耐心。
 
第一个往往是最难的,上市公司北斗导航是跟着中关村创投一起投博瑞空间的,首先,要找到上市机构的产业投资机构负责人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其次,别人要被你劝服的前提是团队足够优秀、技术足够强悍、定位足够匹配、理念一致,并且恰好是有布局这个产业的意向。
 
另一方面,对于被投企业简直是折磨,在天使之前,冯伟明自己掏了点钱作为种子轮,资金并不宽裕,上市公司每次对外投资都是需要走半年流程,因为上市公司需要对股民负责,需要走项目投资立项、项目投资风险评估、项目投资回报评估、项目董事会投票、上市公司公示等流程。
 
而财务投资机构而言,进调开始到打款不过2个月,冯伟明一方面抵制财务投资机构的诱惑,另一方面看着快要花完的账上余额,压力来自内部团队,还要耐心地接受上市公司各种资料填写和考察进调,冯伟明说“就赌一把”,这就是性格。
 
在天使轮之后,接着是Pre-A轮和A轮,道理是相通的,在后面轮次,冯伟明的压力除了前面三者还包括上任投资人给予的压力,至于其他上市公司为什么恰好在博瑞空间需要钱的时候进来,并且这些上市公司为什么都是所在行业位列第一的属性,这个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为什么冯伟明不接受财务投资呢?
 
博瑞空间的定位是行业级无人机,包括消防无人机、巡线无人机(电力、风能、石油、管道),面向行业领域销售其实是非常困难的,归其原因多为政府单位或者国有资本企业,进入门槛很高,非创业企业够得上,冯伟明认为做行业级无人机,技术不是第一位,行业门槛才是。
 
如果跟上述单位以合作的形式并不能深入做好行业无人机,因为要做一款合格的行业级无人机,需要不断反复改进,合作层面的关系缺乏耐心,只有股权投资关系,成为兄弟单位,才能够倾尽全力去配合支持,这就是冯伟明一开始先把业务这块硬骨头啃下来的原因。
 
北斗导航、三一集团、思维列控将在产品前期研发、中期迭代更新、后期客户对接都给到非常重要的帮助,而正是由于北斗导航投资了,上市公司的资源倾斜呈现抱团效应,后面三一集团和思维列控就显得轻松一点,如果后面还有想进入的上市公司,只需要考察是否有合作的切入点,而不会去考虑产品和团队问题,因为前面三个上市公司已经重重把关了。
 
在未来产品上,冯伟明认为会存在两种分化方向,消费级无人机会拼性价比、图传速度、拍摄质量、是否防摔,而行业级别则拼品质、安全性、是否能解决客户问题。
 
冯伟明回顾在创业初期,曾陷入到比拼技术、平台陷阱,后来在2016年中旬,他们做了两个方面的调整,第一是品质,无人机的锐利程度能够割破牛的肚皮,要确保无人机事故率足够低、安全性高、品质优,第二是针对行业解决方案,例如消防无人机核心是能够防7级湍流。
 
冯伟明将无人机发展历程与手机做对比,现在的无人机处于萌芽阶段,航拍刚需推动了大疆的发展,宛如手机时代里面电话功能是刚需,随着科技发展无人机+各种应用逐渐被挖掘,就好比手机开始能上网,能安装APP、现在只是一角,更大的冰山没有被挖掘。
 
而资本的热捧让处于萌芽的无人机行业过热,物极必反,有一批无人机企业违背了发展规律过早出现,将很快会被资本重新打脸回归原状。他预言:在2017年中旬将有60%的企业因融资不继而面临倒闭,由于嗅觉之灵敏,他已经觉察到一部分企业估值已经松口,这时候正是“浑水摸鱼”最好时机,在公司资金充裕现阶段,冯伟明希望通过资本并购的形式网罗人才,这是一种“金钱换时间”的战略。
 
任何初创型企业每一步都是艰难的,创业初期需要巧妙获得首批用户,成长型企业需要思考战略节点,成熟型企业需要革命与创新,而创始团队的性格匹配则决定这个企业能走多远,创业不易。
 
本篇文章转自科技传媒网,作者:梁杰民

京ICP备15050911号-1 Copyright ©北京博瑞空间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10-8076 5868

您也可留言给我们,以下*为必填,我们会尽快与您联系。

姓名:*
邮箱:*
手机:*
留言:*

感谢您的留言
我们会在24小时内给您回复。

返回首页 ›

感谢您的留言
由于网络原因, 发送失败。

重新发送 ›